【衢州新闻网】江山如此多娇——写在2018江山人发展大会召开之际
admin 发表于:2019-1-15 18:58:56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
阅读数:85
  记者 李啸 报道组 姜伟锋 通讯员 陆小强
  江山人喜欢一句诗——“江山如此多娇”,他们将它做成巨型户外招牌,立在交通要道旁,宣示着这座城市的自信与底气。江山人喜欢一首歌——《那里有个名叫江山的地方》,他们边走边唱,将它设成手机彩铃,化作内心的思乡曲。江山人喜欢说方言——以至于无论身处天涯海角,只要两个江山人相见,必定连环着铿锵有力的乡音。
  “那里有个名叫江山的地方,江爱着亘古守望的江郎,山傍着绵延的须江,古镇悠悠诉说先贤风范,雄关默默记载古道热肠……”江山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历经千百年的文化传承,江山人的性格特征,也如同那坚韧的江郎山,柔情的须江水,他们刚正诚信,他们敢闯敢拼,他们崇学务实,他们包容创新,造就了无尽的江山人传奇。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今天,来自五湖四海的天下江山人杰出代表踏着春天的脚步,回到家乡,齐聚首届江山人发展大会,他们满怀乡愁、心系桑梓、报答乡恩,致力于推动江山经济再腾飞。
  闯天下,归江山,最是乡情永难忘。衢报传媒集团文化新闻中心今天特别推出《江山如此多娇》专题,聚焦江山人独特文化现象,历数“江山代有才人出”的风流人物。我们更希冀能有更多衢州乡贤,像江山人一样,热爱家乡,反哺故土。
  抱团闯天下的壮举,自古有之
  从北国的黑龙江到浩渺的南沙群岛,从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脚下到上海陆家嘴的摩天大楼之巅,江山人创业的风云足迹几乎席卷中国各行各业。
  明清时期,衢州的龙游商帮是全国十大商帮中唯一一个以县域命名的商帮,和徽商、晋商齐名。而如今,江山商帮现象似乎大有赶超并取而代之昔日龙游商帮地位之趋势。
11204769_696151.jpg

“挑浦城担”的挑夫队伍曾经是仙霞古道上最频繁的身影。


  车行江山的江贺公路,川流不息的道路两侧,绵延着各式各样的木业加工企业,空气中不时飘来原木的清香。天然的木材,经过工厂的流水线生产,变幻成各式各样的木制品,其中尤以形形色色的木门最为知名。
  江山门业起步于2000年左右,历经近20年的发展和培育,产业发展突飞猛进,门业企业数量已达到300多家,2017年门业总产值近100亿元,年产木门1600多万套,占国内木门市场的1/5,先后被授予“中国木门之都”“国家级出口木门质量安全示范区”等桂冠,拥有全国第一家主板上市的门业企业——江山欧派。
  江山门业闻名遐迩,江山消防产业也是独领风骚。上世纪70年代后,一批被生计所迫的江山人走出家门,辗转于全国各地,从打铜修锁起步,逐步转为修理灭火器,承接消防工程及维保、开店办厂,足迹遍布各地。经历了残酷的资本积累,几经起落,逐渐转型消防器材产供销一条龙服务产业上来,形成了消防产业集群,成为不可小觑的江山消防产业大军。
11204770_980220.jpg
       每年开春不久,便是许多江山蜂农告别老家,踏上“追花夺蜜”路途的时候。他们转地养蜂,风餐露宿不说,装卸蜂箱、割蜜摇蜜、搭建帐篷……非常辛苦。
  现在,江山消防生产企业已经达到100多家,常年活跃在外的江山籍从业人员有3万多人。从全国来说,江山消防产业已经牢牢占据三个第一:消防器材营销网络覆盖面全国第一、消防器材经营销售量全国第一、消防器材从业人员全国第一。
  “发端于草根创业的江山消防产业,与义乌的‘鸡毛换糖’、永康的‘打铜补锅’等传奇故事的起源一样,都是改革开放的经典缩影,生动诠释了‘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江山市作协主席周建新曾为江山消防产业的故事所感动,创作出了长篇小说《打铜修锁》。
  “可以说,读懂了此书,即知晓了江山人。”江山市政协原主席陈幸尔这样评价《打铜修锁》,在他看来,跌宕起伏的江山消防创业故事,就是江山人刚正诚信、敢闯敢冒、开放包容、敢于创新的精神写照。
  事实上,回溯江山历史长卷,当地人抱团闯天下的壮举自古有之。行走千年仙霞古道,循着那被无数“有名之人,无名之辈”踩踏过的青石,似乎仍能触碰到它曾经有过的辉煌,以及从历史深处涓涓流淌的浪漫与悲怆。而这其中,一支俗称“挑浦城担”的挑夫队伍曾经是古道上最频繁的身影——他们用着官方注册的扁担、担拄和箩筐,每天挑着七八十公斤的丝绸、瓷器、茶叶、苎麻等货物,走上个三四天才能到达目的地福建浦城。
  挑夫们也许只是为了生计奔波,却没想到,正是他们用一代代的肩膀和身板,连接起了繁华的海上丝绸之路。
  而在仙霞古道北端的清湖码头,繁忙的南北货运亦造就了舟楫往来、百舸争流。
  千帆竞发下,一支“江山船帮”的船队在江湖上声名远扬。《两浙史事丛稿》中记载,旧时钱塘江上所有船户,大抵可分四帮,以“江山帮”为第一,次则“义乌帮”、次则“徽州帮”、次则“桐严帮”……
  那些乘风破浪的如烟往事,如今都化作江山城北公园内雄浑大气的“须江魂”雕塑,成为江山人灿烂辉煌过往的不朽见证。
  闻鸡起舞,胸怀壮志,奇峰造就不凡的追求
  潮起潮落,历史在不断演进的同时,也预留下了回波与伏笔,看似巧合其实亦是宿命使然。
  曾几何时,“江山船帮”“仙霞挑夫”撑起了古代物流行业鼎盛的昨日风光,可谁曾想到,一个叫徐水波的江山人,又扛起了重构现代中国物流行业的新使命。
  天资聪颖的徐水波,17岁便被保送至浙江大学,26岁坐上了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区人力资源总监的宝座……他言谈风趣直率,常常语出惊人,直指行业弊病,且不忌讳与同行进行比较。丰富的履历让徐水波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让他在复杂环境中得心应手。
11204771_363079.jpg

千百年来,江山人才辈出。图为江南毛氏发源地清漾古村。
  徐水波曾历任荷兰邮政集团(TNT)大中国区人力资源总监、天地华宇集团CEO、传化物流CEO等要职。
  2013年,面对中国传统公路物流“小、散、乱、弱、多”局面,徐水波离开传化,带着一批怀有远大物流梦想的同仁自主创业,以重构中国公路物流为目标,成立上海天地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担任“天地汇”董事长。
  不到5年时间,“天地汇”已经从零成长为中国公路物流行业最大规模的平台公司,经营的全国性物流园区网络已经覆盖50多个城市,整合超过20000亩土地,管理超过200多亿资产,拥有物流企业会员超过2.5万家,活跃司机会员超过39万……
  “我们努力的速度一定要快于父母老去和子女成长的速度。”徐水波奉行用狼性文化培育团队,他在公司内组建讲武堂,自任校长,将拼搏担当、团队责任等理念,潜移默化地传递给员工。
  作为江山人的骄傲,徐水波固然是一座高峰,但山脊的隆起并非偶然。从事业上看,徐水波创办的物流平台传承着“船帮”“挑夫”等先辈的基业,而从创业路径看,他更是流露出江山人典型的坚毅血性——这是两座奇峰造就的人生追求。
  江山城区有两座山峰,北为鸡公山,南为老虎山,江山人自古就仰望鸡峰,在“闻鸡起舞”中开始日复一日的勤奋劳作,他们也向往虎山,胸怀壮志,总是争当行业的翘楚与王者霸主。
  爱拼才会赢,江山人做到了。
  江山籍的国民党军统教父戴笠一生毁誉参半,而在他的影响下,江山也涌现了诸如毛人凤、毛森、毛万里等军统特工枭雄。其中一位叫姜毅英的江山籍女特工,凭借精湛的译电技术,早在珍珠港事件前就破译了日军的阴谋,只可惜这份机密情报交给美国后并没有获得重视,未能改写惨痛的历史。
  纵观当代中国新闻界,“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的江山籍名记者数不胜数:曾为毛泽东、宋庆龄、鲁迅、萧伯纳等拍过照片的已故新华社摄影名记者毛松友;曾任人民日报社副社长、副总编的郑梦熊;曾任新华社副社长的何东君;曾任《解放军报》战地记者的范匡夫少将;曾任深圳报业集团总编辑兼深圳特区报总编辑的王田良;现任人民日报社山东分社社长徐锦庚和光明日报社浙江记者站站长严红枫等。这些杰出的江山新闻人成功的背后,是无数个寒来暑往的辛勤坚守。
  10年前,江山市大陈乡大陈村村民率先唱起了村歌《大陈,一个充满书香的地方》《妈妈的那碗大陈面》,这以后,嘹亮的江山村歌从未止步。先是大陈村跻身“中国村歌发祥地”,再到江山各地“建一座礼堂,唱一首村歌”,江山人先后将村歌唱进省城,唱红全国,唱响在G20杭州峰会,成为一种“现象级”的中国美丽乡村好声音。
  “江山老百姓的眼睛里都闪烁着自豪感,这大概就是村歌的力量。”一位给江山村歌拍摄过音乐电视片的导演,曾由衷地赞叹江山人由内而外的自信。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确,江山人没有辜负壮美河山赋予他们的底气。
  敢于“较真”,看重“气节”,江山人的“硬扎相”让人敬佩
  人类学学者们相信,文化是人与环境互动的产物,环境的烙印深镌于文化之中。也就是说,一个地方的人们,在做什么的时候,怎么去做,一定会打上深深的地域文化烙印。
  多年前,江山著名作家胡韶良曾在《衢州日报》发表《话说江山人》一文,较早系统研究了江山人特有的区域文化现象。
11204772_587875.jpg
        江山船帮曾居钱塘江航运四大船帮首位,对江山的文化历史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这组体现江山船帮文化的大型雕塑位于江山迎宾大桥西侧的公园里。
  “江山人”何以被称为“江山人”?胡韶良觉得,这首先与外人听起来如坠云雾的江山方言体系有关。2017年的岁末,“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标志性成果《中国语言文化典藏》正式发布。作为古吴语系列的代表,江山方言也在其中单独成卷。
  专家的研究表明,江山方言形成于两晋时期,主要成分是当时的中原西部汉语,是古汉语的活化石。
  外地人常说,“听江山人说江山话就像听天书”,而江山人也在自成一派的语言体系中,养成了别具一格的区域个性。
  江山人鲜明的个性中,首屈一指当属心直口快。胡韶良认为,江山人爱吃辣,话语中充满血性,容易在言语上“辣味呛人”,但江山人敢说敢做,行事泼辣而不虚浮,崇尚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且特别讲义气。
  或许是因为率性耿直,或许是因为方言的硬度,或许是因为江郎山的险峰,所以江山人还普遍表现出“硬扎相”,他们敢于“较真”,看重“气节”,为此往往不计得失,不顾后果,驷马难追。
  著名作家汪浙成在参与编写《中华传统美德故事》时,就发现过一位“硬扎相”的江山人。那年,岳飞被诬入狱,满朝官员敢怒不敢言,在这种政治高压的气氛下,曾与岳飞并肩抗金的江山人、时任武翊卫大制参的祝允哲挺身而出,上《乞保良将疏》,愿以全家70余口性命为岳飞父子作保,吁请皇上严惩奸臣,结果当即被贬去广东潮州。
  途经富阳,闻岳飞父子遇害,祝允哲昏厥于地,不数日便悲愤辞世。汪浙成被祝允哲身上刚毅重义所敬佩,他感慨说:“这是何等气概!需要多大勇气!”
  曾任江山市副市长的文化学者何蔚萍也记得这样一个小故事。1986年深秋的一个凌晨,在杭州火车站候车室,何蔚萍遇到一个在外养蜂的江山人,她很诧异,养蜂人独自外出不害怕吗?
  “怎么不怕?但我们江山人就是这点好,只要是听到说江山话的人被人打了,大家不管自己有没有力气,都会冲上去一起帮忙。”听到对方的回答,何蔚萍第一次感到“江山人”自豪的身份认同感。
  往事并非追忆。2018年的这个春天,何蔚萍笔下那些“因乡情而团结,因团结而生侠义,因侠义而生血性”的寓外江山人再度相聚在一起,这一次,他们将抱团振兴家乡,振兴故土。
  春天的故事,将怎样演绎?未来的一切,让我们满怀期待。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