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前一阵,我在微博上看到“药神”的原型陆勇去印度买口罩,支援国内抗疫的新闻,感觉心头一震。虽然之前看过《我不是药神》,但此时才感到,“原来真有这么一个人”。

 

上周,我发了一篇《药神陆勇又去了印度,这次他运回的是口罩》的文章,很巧,被身在印度的陆勇看到了。前两天,我联系上了陆勇先生,很多朋友和我一样,都想听他聊聊这次买口罩的故事。

 

以下内容根据陆勇先生的微博@药侠陆勇整理而成,已获授权。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重返印度
 
大年初五,我和云南大学的柳老师跑到印度找口罩。刚下飞机,GLS制药的老板Suresh就打来电话:“马上过来,这儿的人都在疯抢口罩。
 
去药店的路上,柳老师接到一个印度前省长打来的电话,他说,“We are with you”,把我们感动坏了。Suresh一看见我们就嚷“Crazy!Crazy!”,眼神有点茫然,原来昨天晚上听说我们要来印度买口罩,他今天打了一天的电话,愣是没拿着货,只要一提Mask(口罩),对方就说Chinese。没想到自己睡了一觉,Mask就成了Chinese。
 
“老弟,印度已经没有口罩了,胸罩都快被中国人抢光了。不过,我在海德拉巴找到了不少护目镜和防护服,可以马上发到新德里。”听他这么说,我们连价都没砍就把东西定了,再晚肯定就没了。
 
后来对比了下同胞们给我们的价格,这个印度老板还是有良心的,没抬价,值得长期合作。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 陆勇和Suresh >
 
第二天,我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GLS老板,他说又来口罩了,Honeywell的,现货,要就马上去订;第二个是中国朋友那有些口罩和护目镜,也是现货,我和柳老师决定分开行动。
 
在中国朋友那儿,我终于见到了活生生的N95口罩,激动啊,来印度两天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现货,如果不是疫情,谁知道这叫N95啊。
 
晚上九点,柳老师过来跟我汇合,他定了15000只Honeywell 的N95,我定了10000只3M的N95,还有12000只3M护目镜。 
 
大家看我们“下单”这么豪迈,是因为有两位国内企业家的支持。此行印度,我们靠消息找口罩,拉回去的货由这两家企业负责采购捐赠,他们还会派专机来拉。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机场路上的三蹦子
 
大年初七,我们去机场发第一批货,山东航空答应按行李托运口罩,但毕竟不是一箱两箱,而是40多箱。航班时间下午3点,情况特殊,我们必须早做准备。
 
在仓库忙完都11点半了,赶紧跟山东航空确认,下午1点前把货送到机场出发层。一位印度老哥帮我们叫了车,1500卢比去机场。
 
出门一看,这哪儿是车啊,是个小三轮,俗称三蹦子。但时间紧迫,而且货都装好了,三蹦子就三蹦子吧。开了没一会儿,印度朋友突然告诉我们,走不了了,三蹦子不让上机场路,到出发层就更没戏了,关口都有警察守着。
 
这时时间已经快12点了。大家决定叫出租车拉,但拦下一辆打听,只能拉两箱,拉多了去机场会被罚,因为这不是行李是货物。我说罚款我们出,司机还是不同意。一想也是,把货都装走要20多辆出租车,快赶上总统车队了。
 
这时候,我的老朋友Cyno制药的老板也赶来帮忙,我之前吃过他的药,这位老板因为我的案子上过中央电视台。他给我们支了一招,说唯一的办法就是硬闯,成功了你们就发回去了,失败了你们就回来,别和警察吵,否则会被抓。
 
他让我俩坐他的车去,柳老师说不行,你要一起去。老板说,他去这批货就过不去,因为他是印度人。警察会说,明知道不能拉货上来,还拉?带走!你们是外国人,可以装傻让他通融一下。
 
我一想有道理啊,this is India!于是我俩上了陆虎,让三蹦子跟在后面,开到最大马力往机场奔。快到机场的时候,路上就剩下我们这一辆三蹦子,突突叫唤地把路人都看蒙了,三蹦子司机后来跟我说,他这辈子没坐过飞机,这是头一回去机场。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一路上,山东航空的印度员工打来好几个电话,催我们赶快。快到检查站时,我和柳老师商量好,我下车和警察交涉,印度媒体以前报道过我,实在不行我就亮出“名人”的身份,说不定有用。我们不要同时去,万一有麻烦至少能跑一个。
 
我们的车过了检查站,三蹦子远远地就被警察拦下了。下车前,我交代柳老师,如果警察不让我走,你就先跑,找印度朋友帮忙。
 
我走过去向警察问好,他还蛮客气,见我是中国人,告诉我机场出发层不能发货,让我掉头去货场报关,还拿出一张图告诉我怎么走。
 
这大哥说得不紧不慢,我可等不得了,马上打断他的话,“来不及了,飞机要起飞了”,他说不行,从来没见过三蹦子上出发层,还带了几十箱货。我说求他们帮下忙,中国人得了传染病,这是给医生用的。
 
这个警察也看过新闻,有点松口的意思,他让我出示机票,可我压根没买票,他说你票都没有还带这么多货!谁信?自从2008年孟买恐怖袭击以来,进印度所有酒店都要安检,这么多箱子上机场,安检都困难。
 
柳老师见很久还不让过,下车朝我走过来。我朝他摇手,示意不要过来。
 
万般无奈之下,我把印度媒体和英国媒体关于我案子的报道截图给他看,上面有我的照片。警察看看我,再看看照片,一下来精神了,认真读了三分钟,向我竖起大拇指:good. good.
 
然后他来到三蹦子后面,把绳解开拿下一箱,打开一看确实是口罩,就挥挥手,让我们走。
 
正要上三轮,他又叫我下来。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结果他是要和我合影。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这时候已经一点半了,再晚飞机真走了,我坐上三蹦子一起往前赶,出发层近在眼前,我们又被拦了下来,两个又高又大的保安直接把司机拉下车,叽里呱啦一通说。山东航空不断在催,他们马上要装货了,就在5号出发口等着。
 
司机过来和我比划,我听不懂他的话,急得直跳。这老哥急中生智,掏出我付给他的钱,拿出1000卢比,指指保安。我这才明白过来,是保安要1000卢比,交钱,走人。后来我听印度朋友说,这是罚款,出发层不让停货车,比国内罚款便宜多了。
 
13点48分,我们在最后时刻赶到了出发层,山航员工带了两个搬运工也来了,我们五个人连跑带跳,找了十多个机场小推车,把49箱货拉到5号门。因为没机票,我和柳老师不能进航站楼,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看着山东航空的人把货推进去,心里焦急又兴奋。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14点40分,山航王总通知货已过关。北京时间晚上九点,山航昆明办事处的同志把货交到了那两家负责采购的企业手里。虽然不多,但也可以救急。
下午我们接着找物资,一个印度小伙领我们到了一家医护用品店,他跟店主是世交,现场有外科口罩11000个,我们付了10000卢比定金,说好第二天送货上门。
 
就在这时,我们接到消息,印度禁止出口防护用品,特别指出了防护服和N95口罩。禁令一出,印度华人圈就炸锅了,少部分囤货卖高价的人急得四处找门道。
 
我只想跟这些同胞说,出来混,是要还的,国难面前,道义第一。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禁令之下
 
禁令一下,好多人都在想办法运口罩,我的办法是发微博寻找回国的旅客带货,本来说一人送10只,后来实际送了100只三层外科口罩。但来印度的中国人不多,虽然微博被大家积极转发,但还是找不到人。
 
很多人在发信息问我要口罩,说淘宝不能发货了,我能不能发。还有人要买其他药,也有很多人想捐款想当志愿者,最多的求助是在印度买口罩卖口罩的国人。我们也没有办法,他们提前点运回国而不是囤在印度就好了。
 
以前我有个感触,国人在外,不善于互相帮助、提携,这次来印度买口罩,我也遇到了互相加价、鹬蚌相争的情况。印度突然禁止出口,也跟我们买空他们所有库存有关。
 
反观印度,他们在外国的侨民也非常多,能比华人混得好,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团结,尤其是上一辈带下一辈,资源积累很多。
 
有一部印度电影叫”撤离科威特”,讲的就是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挺身而出的印度侨民兰吉特,带领17万同胞逃离科威特的故事,堪称印度版的《逃离德黑兰》。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 电影《撤离科威特》>
 
下午我们收到两条有用的信息,一个是来自广州的旅行社,他们2月2号回国,愿意带一些口罩。另一个是家庭来印度旅游,3号回国,有十个人,他们也愿意带。
 
晚上吃药的时候,发现药盒里的药多了两天,才想起来,昨天和前天我都忘记吃药了。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千钧一发
 
禁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事情有了转机,柳老师接到山航王总的电话,在他的协调和公司支持下,还可以给我们发物资若干,但一不能有口罩,二不能再像前天那样大摇大摆。
 
说实话,这趟我们心里没底,因为大家都知道有出口禁令,我们这是明知故犯。我跟柳老师说,交涉还是由我出面,万一有问题,你就赶快跑去求救。我反正有吃牢饭的丰富经验,在印度再吃两天也没事。如果两个人一起吃,就没人求救了。
 
中午11点,我们出发了,还是轿车开路,三蹦子殿后。快到机场,三蹦子又被交警拦下了,下车交涉的时候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人家好歹也是首都国际机场,前天没理你,今天又突突突地来得瑟了。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为了通行,我重施故技,说三蹦子在中国可是主要运输工具,可以上高速,有专门车道,还能坐高铁,然后又好好夸了一顿印度怎么发展得这么快,交警老哥挺高兴,款都没罚就让我们走了。
 
到了出发层,山航还没协调好,我们决定找小推车先卸货,搞不成就拉回去。下午一点,山航说协调好了,货进了航站楼,但让我们留下来,等过关再走。刚过了五分钟,货全都被推了出来,今天果然不一样。
 
山航的印度员工叫我们过去,几个拿冲锋枪的印度警察过来问话,因为有山航的人在,警察态度还不错,让我们在旁边等。在哪里都一样,朋友多了路好走。又过了十几分钟,货又被重新拉进候机楼,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带货”的同胞
 
晚上七点,昨天说帮忙带货的广州旅游团到了机场,从大巴车下来的全是白口罩,一看就是中国人,印度人目前还没有戴口罩的。导游认出了我们,大家纷纷摘下口罩,柳老师向大家做了简要的说明后开始分发口罩。
 
他们一个个摘下口罩,打开满载的行李箱。灾难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可爱的。一个老太太,把她从广州带到尼泊尔,再带到印度的两瓶水丢掉,只为了多装一盒口罩。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出发层四号口的一大片空地被我们占领了,到处都是打开的行李箱,看到这样的场面,让我又感动又伤心。他们大年初一就出来旅游了,国内的疫情变化很快,他们多带回去一片口罩就可以多一点点希望。如果没有疫情,这本该是一趟美好的旅行。
 
装好口罩,我们和所有旅客一起拍了个小视频,发在微博上。这批口罩第二天凌晨到达了广州,导游收集起来直接寄给了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我把134元的邮寄费发给导游,他没收,这个钱他自己出了,说是为武汉出份力。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
 
之后的两天,有得有失,得的是我们又到机场发了除口罩外的10箱医疗物资,失的是柳老师在酒店餐厅遇到一个国内旅行团,他想请大家帮忙带一箱口罩回国,可是被导游拒绝,微信都没让加。
 
我们想把仓库的口罩拿过来摆一箱在大门口,看看大家谁愿意带。当时是早上八点二十,印度人都没上班,我试着给Cyno老板打了个电话,半梦半醒的他一听到口罩两个字马上醒了,20分钟就从仓库把口罩送到了酒店,门童看他穿睡衣的模样吓了一跳,因为这位老板平时都是标准的英国绅士打扮。
 
这时,我们才知道,旅行团已经从酒店的另外一个门走了,柳老师一脸的失望,Cyno老板一时没弄明白,问我们,“大家都去哪了。
 
印度出台禁令后,每个人能够携带的口罩数量有限,如果带了捐赠武汉的口罩,自己的可能就带不了了。
 
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后记
 
2月9日,陆勇从印度平安归来,100个N95口罩塞满了所有的口袋,他说要直接寄给武汉协和医院。
 
陆勇说,他们并不是英雄,不值得写,每天在微博写这些,主要是为了让大家开心一下,特别是有武汉同胞每天等着他更新。其实,他的心情一直都是很沉重的。面对逝者,活着的人唯有愧疚,但事情总会过去,生活还得继续。
-END-
陆勇印度归来:我不是英雄,不值得写